九月的故鄉,秋高氣爽。那些肥肥的雞兒在不規則的菜園柵欄外走動著,覓著了蟲子咯咯地叫上幾聲。

   一顆夕陽開始滾落了,像一個小小的火球在樹葉上流動,像春天的桃花,映紅了村外的小河,映紅了整個黃昏。縷縷晚風吹來,似是母親細細的叮嚀,吹到了心坎上。

   故鄉的小路,彎彎曲曲,一頭系著田野,一頭拴著村莊。傍晚,西方燃起了紅云。該歸來的,都踏著小路歸來了。小學生蹦蹦跳跳地歸來了,輕巧的書包在胸前一晃一晃;勞動一天的農民歸來了,身上沾著泥土的清香,一路上撒下了豐收的歌,歡快的歌聲,吸引住了夕陽。

   潤濕的空氣打濕了田埂,打濕了遍野的黃菊花,打濕了孩子們布做的書包,一切都濕漉漉的。一顆夕陽帶著濕漉漉的氣息,緩緩地滾下了小樹林。

   裊裊的炊煙在小村上空浮蕩著,慢慢的消失了,村頭傳來了母親喚兒歸家的聲音。鄉村的黃昏就這樣走來了,腳步輕輕地,像一個姍姍迷路的女孩,不問人,只在村外徘徊,慢慢地走進了千家萬戶。

   故鄉的黃昏啊,載著縷縷的思念,載著游子盼歸的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