蛋黃似的夕陽,帶著無限的留戀,終于沉到地平線以下,捎帶著牽走了天空中最后一抹晚霞。剛剛還火紅無比的西邊天空,立馬恢復了蒼涼的清靜。

暮藹沉沉中,一勾月兒爬上梢頭,清冷白潔的月暉從枝頭的縫隙中散落地上,縱橫支離,象極了一幅透明的水墨畫。秋風驟起,絲絲的涼意撲面而來。

月上滿天,微風悄然停歇,遠處,燈影朦朧,像一首搖晃的詩,又像一個沉醉了的夢。